[ 新加坡 ] 為自閉兒移民澳洲 女企業家教出碩士生

廖秀梅讓兒子休學後親自在家教育他,教久了也理出一套心得,並在2013年設立網上學校。(檔案照) (新加坡28日訊)兒子被診斷患有自閉症被迫退出高才教育計劃,女企業家因此舉家遷往澳洲,更租個貨櫃自行教育兒子,18歲的兒子克服種種難關,去年大學畢業,目前正在修讀碩士學位。 企業家廖秀梅本周三在個人面子書貼文,表示家中排行老四的兒子去年取得昆士蘭大學的電腦科學學士學位。 她的兒子入選高才教育計劃一年後,因在2011年被診斷患有自閉症,被校方告知兒子得退出高才教育計劃。因此,18歲的兒子能在今年大學畢業,實屬不易。 在退出高才教育計劃後,校方建議她把兒子送到特殊學校,但兒子並不願意,因為他覺得自己無法融入特殊學校的環境。 兒子拒絕到特殊教育學校去後,校方表示可讓他在校長辦公室內學習,校長會安排一名數學老師來教導他,但學校卻不允許兒子和其他同學交流。 對於這樣的安排,廖秀梅並不認同。她無法讓兒子一整天只坐在校長的辦公室里,因為兒子永遠無法理解自己為什麼不被允許和同齡同學相處玩樂。 儘管心理醫生不建議廖秀梅讓兒子在家自學,廖秀梅仍決通過非傳統教育方式教育兒子。不久,她就帶著五個孩子,舉家遷往澳洲。 最小的兩個孩子不是澳洲居民,無法報讀公里學校,而私立學校名額已滿,廖秀梅只得租了個貨櫃,每天兩小時,自己教導兩個孩子。 換了學習環境後,廖秀梅兒子的學習進度突飛猛進,遷往澳洲約一年後,11歲就被昆士蘭大學錄取。 「這不僅僅是一紙文憑,更是充滿汗水、淚水和故事。做的好,陽光男孩(兒子的外號)。」 廖秀梅在個人面子書貼文,分享家18歲兒子去年取得昆士蘭大學的電腦科學學士學位。(取自面子書) 兒子考上大學後,因沒有同齡朋友中途改念高中,怎知兒子卻覺得無法融入,廖秀梅再次徵求當地心理醫生意見時被告知:兒子不是患有自閉症,而是無法接受同齡人的幼稚行為。 廖秀梅在帖文里透露,兒子大學念到一半時,成績一落千丈,頻頻不及格。 原來,廖秀梅的兒子深受沒有同齡朋友這件事的困擾,廖秀梅於是讓兒子到高中念書。 「兒子無法融入高中生的環境,他覺得那裡的孩子太吵。有時候,他會受不了,一整天躲在廁所里。」 廖秀梅因此帶兒子向當地心理醫生尋求幫忙。 「怎知醫生說,兒子的社交能力遠超過同齡人,無法接受同齡人幼稚的行為。這些年來人們都跟我說兒子自閉,得接受治療,原來事實正好相反。」 廖秀梅的兒子16歲時,重返大學,去年終於順利將學位修完。 「這張文憑,是我這輩子最難考取,也是最珍貴的文憑。」 廖秀梅在業界打拚多年,贏獎無數,卻為了孩子們的教育放棄高薪。 《聯合晚報》2014年報道,廖秀梅贏取獎項無數,如1999年十大女企業家、2000年最佳女企業家、和2001年年度最佳網絡企業家等,是不折不扣的商界女強人。 2004年,她的家公去世,家婆得憂鬱症,孩子沒人照顧之餘,她只好辭去高薪工作,轉而去大學當講師,以便騰出更多時間教育孩子。 2011年,學校指廖秀梅兒子患有自閉症,她讓兒子休學後親自在家教育他,教久了也理出一套心得,並在2013年設立網上學校All Gifted…

本地女企业家为“自闭症”儿子放弃事业 助儿子18岁考得大学文凭

原本入选高才教育计划(Gifted Education Programme)的儿子,因被误诊断患有“学习障碍”、“自闭症”而被迫退学,本地一名女企业家趁著这名儿子18岁大学毕业,在社交媒体Facebook上分享儿子当年的经历,以及后来如何举家迁往澳大利亚,通过非传统教育方式,助儿子克服种种障碍,成功修完学士课程。她感慨“这不仅仅是一纸文凭,更是充满汗水、泪水和故事”,励志贴文感动网友。 廖秀梅(Pamela Liu)前天(25日)在Facebook上分享了在家中排行第四的儿子Sean在昆士兰大学(University of Queensland)考取的大学文凭,并谈到多年来她教育孩子的点点滴滴。 廖秀梅通过Facebook告诉《8频道新闻》,她不仅仅希望网友读了她的故事后有所启发,她更想要帮助有需要的人,一起渡过难关。“我愿意帮助并且赞助有需要的人,他们可以通过Facebook联系我,或者读我写的文章。” 她写道:“不久前在2011年,Sean被诊断患有多重“学习障碍”。尽管之前在新加坡入选了高才教育计划,不过他参加计划一年后,我们被告知,他必须退出这个计划。学校建议我把他送到提供特殊教育的学校学习。” 廖秀梅指出,儿子拒绝到特殊教育学校去之后,校方表示,可以让他在校长办公室内学习,出于校长的好意,学校也会安排一名数学老师来教导他。 “其他科目呢?我也问了是否可以让他和其他同学一起参加课间休息、一起上体育课,但是答案却是不行。” “我不可能让我的儿子整天坐在校长办公室里,他永远不会明白为什么他不能跟同龄的小朋友一起相处。” 于是她决定让儿子休学,而她则辞去工作亲自在家教育孩子。 “我想学校不教,我带回家自己教”。可心理医生却不支持她这么做,“当时她(心理医生)告诉我时,我也不明白她的意思,但是我别无选择。” 重新开始 寻找出路 曾在商业界打拼多年的廖秀梅,事业巅峰期获奖无数,如1999年十大女企业家、2000年最佳女企业家、和2001年年度最佳网络企业家等等。但为了孩子,育有三儿两女的她,毅然带着五个孩子,举家移居澳大利亚。 她透露,大儿子和大女儿当时在念大学,因此不需要她操心。至于Sean和另外两个较年幼的孩子,由于不是当地居民,不能入读公立学校,而私立学校也没有学额,她只好在家中,每天花两个小时辅导Sean和女儿Jo的学业。 “Sean当时10岁,六个月内,他就完成了4年级到12年级的课业。他很专心,学习能力也很强。他在参加SAT考试时,因为成绩好,还获得一些奖章。Jo也在同一期间完成了8年级到12年级的学业。” 廖秀梅说,女儿Jo在13岁时已经被昆士兰大学入取,不过不久后她的弟弟Sean就刷新纪录,在11岁时成功进入昆士兰大学,而且他还是昆士兰大学历史上年龄最小的学生。不过,校方开出的入学条件是,妈妈必须陪同Sean一起上课。 “我很庆幸我坚持下来了。每一节课、每一天、每一刻,每个星期要上30到40个小时,而且还要自己独自照顾另外三个孩子和一个小儿子。” 不过Sean大学念到一半时,课业开始不及格。“他告诉我,他不喜欢没有同龄的同学。所以我们决定让他休学,并让他报读一间高校。”但是在高校,Sean也无法融入,因为他认为同学太过“吵闹、幼稚”。因此,在高校读了18个月后,廖秀梅决定两边跑,让Sean同时上大学和高校。 “当学校太吵的时候,他会躲到厕所里,有时候躲一整天。由于情况越来越严重,老师要我带他去看心理医生。令我惊讶的是,心理医生竟然告诉我,Sean在社交方面超于同龄人。” 我的儿子不是自闭症 廖秀梅表示,心理医生的检查结果,和她过去五年来所做的一切背道而驰。 “这么多年,他们一直告诉我,他有自闭症,社交能力差。多年来,他们也告诉我要让他接受治疗,让他能够跟上社会步伐,学习社交能力。”…